北朝帝业_0002 潼关下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0002 潼关下囚 (第1/3页)

  潼关东塬居然已经出现东贼谍子,顿时让整个关城内外气氛又变得紧张起来,许多已经招抚入营的西军军卒们纷纷离开营垒去张望打听。

  李泰一行三十多人,衣袍凌乱、鼻青脸肿的被两百多名西军军卒押上土塬。

  之所以队伍规模翻了一倍多,那是因为刚才在塬下时不巧有十几人同他们站的太近,也被当作同党一并抓捕起来。

  当然也是因为在关键时刻,李泰大喊一声:“活口功大,斩首不足分功!”

  他本意是怕被人不分青红皂白的抽刀拔剑当场砍杀,这一喊也唤起了周遭西军败卒们将功补过的念头,使得场面一度混乱至极,他们一行虽然转眼成为阶下囚,但也好在都保住了小命。

  一名骑士用长矛挑着刚刚驴背上缴获的一领甲光闪闪的细铠策马招摇,并指着拘押队伍中的李泰大笑道:“这东贼小将竟有这般精甲,官品一定不低!”

  塬上围观众人见状,既是羡慕又不乏惊慌。

  西朝向来贫弱,哪怕是军中高级大将所被往往都是旧甲,也因此有许多将领战场遇险而被当作小兵错过而捡回一条命的事迹。

  因此在战功中也有一项内容就是缴获甲杖军械,如果品质够高,所得赏赐远胜于斩首之功。

  细铠是介乎鳞甲与扎甲之间的一种全身甲具,养护较之鳞甲方便,形式较之扎甲美观,本是南朝刘宋宿卫制甲,防护力强又轻便美观,后来北朝洛阳羽林禁卫许多中层将领也多配此甲。

  眼前这一具细铠,样式周正且还保持着极佳的金属光泽,在这些西军将士们眼中,自是第一流的精甲。单只缴获这么一领精甲,功劳就足以换取十名战俘士伍给使或半顷良田,自是让人羡慕有加。

  但反过来再一想,这东贼小将装备如此精甲,在东军必然不会位低,这种等级的将领都已经追至潼关,东贼大军还会远?

  “难道恒农王使君战没了?这不能吧……”

  “那小将,你年岁仍小,不知人间许多欢趣滋味,千万不要顽固求死!见到将主速把你军军情奏告,宇文大行台最是仁义,非但不会杀你,还会赏你田宅女眷安家关西!”

  我奏告你姥姥啊?

  李泰低头走在队伍里,听到周围传来议论声,一时间也有些欲哭无泪。

  他家祖上也做过北魏大将军,记忆中那领细铠是这前身家传,却不是东魏朝廷配给,因为离家仓促,和他老子只是高仲密私人招募的幕僚,都没在东魏朝廷挂上名号和官身。

  “阿郎不要怕,军汉贪功误会,见到他们上将说讲明白,误会自然解开……”

  家人李渚生凑上来低声安慰两句,旋即便被押送的军士喝骂扯开。

  李泰听到这话,心情却更苦涩,之前听到西军士卒喊叫高仲密被此方左军统帅赵贵抓捕,他便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

  邙山大战西魏算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