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朝帝业_0009 贺拔破胡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0009 贺拔破胡 (第1/3页)

  之后几日,沙苑这里又有人马入此驻扎,也有已经驻定的队伍开拔、不知被调遣何处。

  若干惠不在营中,李泰也不认识其他的西魏将领,自然也就无从得知西魏的上层动向。可见他运气还是不差,能够在穿越伊始就结识西魏的上层大将并得到关照。

  这段时间他也见到其他营垒的将士们相处状态,那些将主们对于麾下士卒真有生杀予夺的权威。

  也难怪之前在潼关关外的时候,李渚生阻止他冒认一支部伍认旗的想法,若真就此被整编进某一将领的队伍中成为其私人部曲,再想脱身的确很难。

  就算当下而言,如果若干惠打定主意不肯放他,他其实也是没有办法脱身的。虽然未必会沦落到一般士伍奴兵那样悲惨,但人身的自由并不由他自己掌控。

  趁着这几天闲暇,除了练习马术槊技、力求完全掌握前身积累的战阵搏击经验之外,李泰也抽出许多时间同部下们谈话交流、加深感情。

  西魏军队源头驳杂,这就让行伍中很少出现族群欺凌的现象,体现更多还是上下级的身份差距。

  李泰就见到一个汉人将官由于下属的鲜卑士卒饲马疏忽,直接将人吊在营门外抽打。经过的鲜卑将士也有不少,但却没人基于族群的感情而发声喝止。

  这样的风气较前身记忆中的东魏风气不同,东魏方面真的能够明显感觉到鲜卑族众对汉人的轻视与压迫。哪怕乡野道路上寻常遇上,汉人都要避出路外,让鲜卑人先行。

  也正因此,李泰的前身才会对高敖曹这样一个敢于公然触犯反抗胡人的汉人豪强那样崇拜。

  西魏方面,胡汉矛盾倒是不强,但阶级观念又比东魏强烈一些。那些士伍奴兵们等同于将主的各自私产,稍有不如意,打骂惩罚也都随意。

  在社会秩序方面,双方各有缺点。毕竟都是继承了一部分北魏末年的种种弊病,彼此也都谈不上政治清明。

  相对而言,李泰还是更喜欢西魏的氛围。毕竟在这里,他也算是一个拥有部曲私兵的统治阶级。

  但在东魏,虽然出身名族,也要因为鲜卑人的横行不法而战战兢兢。屁股在哪里,脑袋就在哪里,诚哉斯言。

  大概也是因为长久以来对上位者的服从观念,再加上李泰也不像一般豪强军头那样凶恶刻薄,那些新加入的部曲也都很快适应了对李泰的服从,甚至不乏设身处地的为这位新郎主提出在关中安身立命的建议。

  “华州虽然亲近权势,但却位处关东,常有征战滋扰,不能安居置业。雍州多有土豪大族,最是排斥外客入乡……”

  诸新卒中,破野头保禄眼色脑筋最灵活,虽然是胡人,但也几代定居关中,讲起关中各地区的优劣头头是道,俨然一副老关中的口吻:“郎主若想尽快入乡立稳,置业咸阳是最稳妥!咸阳风水旺气,傍近长安,也没有强族杂胡滋扰……”

  如果有的选,李泰倒也很乐意听从下属进言,但他至今仍然前途未卜,听这些地表乡情也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