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朝帝业_0010 生聚关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0010 生聚关西 (第1/3页)

  “若干惠保真是口惠而实不至,作言赏识,赠送却是寒酸。”

  离开军营后,贺拔胜看了一眼李泰那毛色杂乱的坐骑,便笑语说道。

  李泰对贺拔胜交浅言深的态度还有几分狐疑,闻言后只说道:“巨寇未除,人物都需极尽其力。伯山既非阵列讨贼的国之勇士,纵有良驹,也只是闲置。若干将军材力量用,也非刻意薄我。”

  贺拔胜听到李泰这么说,便又笑了笑:“不愧是卢叔虎甥子,言行做派也颇似你舅。”

  贺拔胜并其部曲亲兵们倒是人人有马,李泰那三十多名部曲随从则就只能步行。一行人走了大半个时辰,才抵达洛水西岸一处渡口。

  “你们且用别船,我与李郎共渡。”

  贺拔胜示意几名亲兵登船摆渡,自己则与李泰入船坐定。

  船只离开渡口后,贺拔胜便望着李泰微笑道:“之前在若干惠保帐内,有无怨我阻你前程?”

  “怎么会?伯山才性幼拙,况大人安危未知……”

  事已至此,李泰当然不会说他的确一度动心,只将之前的理由又讲一遍。

  “你家君事迹,旧年卢叔虎常有提及,河阴大祸尚且不能害他,虎牢之失也只是小厄而已。东贼侯景已经抄得高仲密家眷,唯你家君不知所踪,这也未尝不是一个好消息。”

  贺拔胜所言河阴大祸,就是十几年前发生的河阴之变,尔朱荣率军入朝,大杀在朝公卿世族一两千人。

  陇西李氏作为北魏时期的门阀士族,在此事件中也是死伤惨重。李泰这前身的父亲李晓,因为官袍被老鼠咬坏,河阴之变的当天没有参加,因而幸免于难,同族兄弟们则大多遇害。

  在前身的记忆中,经历河阴之变后,父亲李晓有感政治斗争的残酷,自此隐居乡里,不再热衷政治钻营。就连这次被高仲密征辟为幕僚,也是受到了高仲密的胁迫。

  他们父子并未注官历于东魏朝廷,虎牢城破、父亲却不知所踪,大概是担心若被抓捕罪实、连累亲党,所以遁逃隐没,又或者已经死在乱军之中。

  “我也祈盼苍天垂怜,大人能够继续免于灾祸。但骨肉别离,终究是痛……”

  李泰言及此节,也不免伤情外露。

  “谁说不是呢!”

  贺拔胜闻言后也叹息一声,他的儿子们也流落东魏境内,讲到这个话题,心里同样难过。

  有感船舱内气氛过于低沉,贺拔胜抬手拍在李泰肩膀上,笑骂道:“你小子也不是一个慎重简约之人,可知你那份奏书给我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我、我实在不知,恳请太师赐教!”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